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

蒲公英 - 制药技术的传播者 GMP理论的实践者

查看: 157|回复: 0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收起左侧

[其他] 年代的岁月感越强,越感觉到对父亲心中的亏欠

[复制链接]
跳转到指定楼层
楼主
发表于 2019-11-19 15:59:55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阅读模式
天气愈来愈冷了,空中不时飘洒着几片鹅毛般的雪花。每天忙忙碌碌的,一晃竟到了过年的时候了。也好,终于可以松一口气,回老家,陪陪父亲喝喝酒了。

我特地给父亲买了两瓶鹿血酒。父亲爱酒,但一辈子都只喝些自酿的米酒。那酒寡淡寡淡的,没什么酒味,不外乎是哄哄自己的嘴巴而已。即便如此,母亲怕他年事已高,不堪酒力,遂限定他每餐只准喝一杯。父亲拗不过母亲,但又贪杯,便每每趁舀酒的机会大抿一口,那满满的一杯酒一抿便下去了,父亲“理所当然”还要加满。因此,实际上,父亲每餐都要喝一杯半的样子。有时在酒缸边抿酒被母亲看到,母亲免不了要说上几句,父亲便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,羞愧地笑笑。

父亲每每盼我回去陪他喝酒。因为只有此时,他可以畅快地喝。母亲也不会唠叨什么,听凭我们父子俩大吃大喝。然而,我真正陪父亲喝酒的次数屈指可数。尤其是出国后,这种机会就更少了。

不过,每年我都会向父亲许诺:今年过年,我一定陪你喝酒!

眼看就是大年三十了,今年别的活动我啥也不干,就是想陪父亲喝喝酒。

没什么可犹豫的了,买张机票,一箭回来了。

父亲真老了。听说我要回来,白发苍苍的他一大早起来,硬是挤上那辆最早的公共车,赶到县城火车站来接我。

远远地我就看到了父亲。那么冷的天,他棉衣都忘了穿,却伸长脖子在风雪的天空下瞪着浑浊的老眼东张西望。我快走到他的身边了,他还在焦急而忘情地找我。我望着像枯老的树桩一样的父亲,鼻子一酸,轻轻地说:“父亲,我回来了。”

父亲扭头一见我,显得十分生疏地继续四周张望。我不知道他在找什么。过了好一阵子,父亲喉咙响了一下,闷闷地说:“就你一个人回来?”

“嗯。”我突然明白父亲在找什么了:父亲年年期盼我带自己的另一半回去,可是,我又让他失望了。父亲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像是对我,又像是自言自语:“下雪了。过年了。”

一到家,母亲早已忙开了。我把两瓶尊禧堂珍酿鹿血酒郑重其事地塞到父亲皲裂粗大的手中。父亲把酒瓶上的文字细细地端详了一番,然后走进屋里,把它们藏了起来。

出来时,父亲扛着满满的一缸酒,说,“今天咱们就喝家里的酒。”

“行,行。”我连忙说。送他的尊禧堂珍酿鹿血酒本来就是让他以后慢慢喝的嘛。

雪花三三两两地下,漫不经心的样子。风虽然冷,却是浅浅的。屋后的平台上,一张木桌,一缸老酒,几碟下酒菜。我坐在空旷的天空下,陪父亲慢慢喝着老酒。邻居的狗在我们的脚下晃来晃去。

我说:“年初我就盘算着,过年的时候一定回来陪你喝几盅。”

“嗯。”父亲应了一声,把满满的一杯酒喝了下去。我赶紧为他斟满。

记得有回出差,路过家门,我陪父亲好好地喝了一回酒。那是薄暮时分,薄薄的夕阳淡淡地照在身上,我们俩没有多余的话,只是你一杯我一杯地喝着酒。陪父亲喝酒,感觉真好啊,有时候,父亲和我就像是同样的硬币,只不过在不同的年代里面,闪耀着不一样的光辉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|手机版|蒲公英|ouryao|蒲公英 ( )

GMT+8, 2019-12-7 11:51 , Processed in 0.050345 second(s), 34 queries .

Powered by X3.2

北京赛车pk10走势图© 2001-2012

返回顶部